首页|财眼视点|专家评述|股汇金谈|博客杂谈|理财工具总汇|家庭财务诊断|新手模拟场|理财学堂
消费线报|理财新闻|热点追踪|投资市场|理财产品总汇|企业理财|我的小账本|论坛
老有所养| 老有所医| 老有所爱| 老有所乐| 老有所为| 老有所学| 搜索
 
 
中共党史上的重要人物罗章龙2 
 
  来源:邹士方的官方原创博客  时间:2009-01-20 16:21:18  
 

                                      三

    关于罗章龙另立中央的内幕。

    过去的说法:罗章龙想在反对李立三和王明中夺取中共中央的最高领导权,使中共面临自成立以来第一次最为严重的内部分裂危机。这被称为中共历史上第四次路线斗争。
  罗章龙宣称:“瞿秋白、周恩来、李立三均是不堪教育的”
  1930年12月16日,米夫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关于取消陈韶玉、秦邦宪、王稼祥、何子述四同志的处分问题的决议》,此为米夫树立王明形象的第一步。同日做出了《关于何孟雄问题的决议》,宣布取消对何的处分,并决定公开何的意见书。在会上,在米夫的高压下,中共中央被迫发出了中央紧急通告——中央通告第九十六号,副标题为“为坚决执行国际路线反对立三路线与调和主义号召全党”。内容不仅夸大立三路线的危害,还把三中全会说得一无是处,众人虽不服,也只得屈从。12月30日,中共江南省委书记王明以讨论九十六号通知为名,召开了扩大的上海产业和区委书记联席会议,会前,王明把他的心腹都召到一起,暗授机宜,要他们在会上向何发难,将何搞垮。会议开始后,王明先做报告,他在报告里大讲“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奋斗”的思想,大骂李立三,时还指桑骂槐地骂何孟雄与罗章龙等,说他们是假拥护共产国际者,自己才是真拥护者。说罗章龙分裂党、何孟雄进行反党。自己同何、罗、瞿的斗争,是“两条路线”的斗争。王明发言后,他那小宗派内的人也相继发言,使劲吹捧王明,攻击何孟雄,一个王明的亲信竟破口大骂何孟雄是“右派”,是中共败类。何孟雄几次要发言,都被主持会议的王明阻止。最后,何忍无可忍,向王明提出了强烈抗议,王明才让何发言。何孟雄摆事实,讲道理,批评王明《两条路线》的小册子和王的发言是“新的立三路线”,并严斥王明一伙在党内的小宗派行为。直说得与会者心服口服,一些跟王明的人也不吭声了。王明见势不妙,下令休会。休会后,王明便将小宗派的骨干纠集一起,进行密谋策划,商量如何对付何孟雄。会议又开始,王明等人对何孟雄更疯狂地攻击。并不准何发言,气得何拂袖而去。王明即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宣布会议结束,并以纪律来压制不同意见者。这时的罗章龙对九十六号通告也采取否定的态度,要求召开紧急会议,撤换中央领导。1931年的1月1日,他主持制定了《全总党团决议案》,认为瞿秋白、周恩来、李立三“均是不堪教育的”,向忠发、项英、邓中夏、贺昌、罗登贤等“亦须离开领导机关,施以严重的处罚”。“决议案”中写道:立即停止中央政治局的职权,由国际代表领导组织监视中央机关,迅即召开紧急会议。
    米夫为了将王明扶上台,决定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召开六届四中全会,将王明扶上中共最高领导的宝座。米夫对王明说:“要搞个写作班子,把四中全会的决议准备好。”王明说:“写作的事好说,可我及我的那些志同道合的人都不是中委和代表,不能参加会议,我们写了决议,反对我们的通不过怎么办?”王明稍停又说:“我断定了在会上,罗章龙、何孟雄一定会公然反对,瞿秋白么,虽不敢公开反对,暗里也会使劲。”米夫说:“你说该怎么办?”王明说:“你要设法让我们参加会,并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再有对罗、何支持者,尽最大可能不让他们参加会。”米夫点头。王明又说:“时间不可开的过长,时间越长越麻烦。”米夫手一挥说:“就开一天。目的么,一是通过决议,二是选你掌权。”1931年1月7日,米夫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在上海武定路修德场6号召开了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出席会议的代表除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22人外,还有全总、海总、铁总党团、团中央、苏维埃准备委员会以及白区党的基层组织代表,共37人。代表中,有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向忠发、周恩来、瞿秋白、关向应、罗章龙等,康生等二人作记录。为使王明入选,米夫事先找了中委、候补中委们,一个个谈话,要他们选王明,虽然如此,米夫还不放心,因为王明既不是中委,又不是代表,没资格参加四中全会。于是,采用高压手段,强迫中共中央增加15名非中央委员参会。何孟雄和罗章龙派的邱泮林也在列。因为米夫想到这15人若都是王明派,会引起与会者反对,于是增加了何孟雄和邱泮林。对于坚决反对王明小宗派的中委和候补中委,米夫采取了尽量不通知他们参会的策略。尤其是罗章龙派的中委和候补中委,大都被米夫拒绝在外。有许多代表在开会前的几十分钟才接到通知。有的代表进了会场还不知开什么会。按照中共党章的规定,列席代表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米夫利用其权力,强行决定:王明等15名列席代表,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开创了中共党内组织原则凭借手中权力可随意捏弄的先例。首先向忠发发言,他说:“今天召开的会议,是六届四中全会。”话音一落,不知内情的代表吃惊地睁大眼,这么重要的会竟事先不通知。向忠发又接着说:“为安全起见,这次四中全会的召开,没通知到所有中委和候补中委,因为中央已在最近召开了会议,发布了第九十六号中央紧急通告,因此,这次六届四中全会只开一天……”向忠发刚说到此,韩连会立即站起来说:“四中全会是非常重要的会议,有许多问题应当在会上解决,应当在做好充分准备后才召开。大家连开什么会都不知道,就宣布召开四中全会,怎么能行?”王凤飞也发言道:“开这么重要的会议,无论如何不能在一天内开完。六届二中全会开了6天,三中全会也开了5天,一天的会能解决什么问题?”米夫见势不好,面孔一沉,站起来说:“四中全会是得到共产国际批准的。无论有多少问题,只要用共产国际的尺子去量,一切矛盾都会迎刃而解。”众人一听都不说话了,向忠发于是宣布开会议程,他说:“这次会议议题共八项,一、宣布开会;二、追悼为革命牺牲的烈士;三、推选主席团;四、向忠发作政治报告;五、讨论;六、国际代表结论;七、补选中央委员和改选政治局;八、闭会。”向忠发刚一说完,全国铁路总工会代表、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徐兰芝闯进会场,怒容满面地质问向忠发:“你们是开什么会?”有人回答:“四中全会。”徐兰芝听了,拍着桌子大声质问向忠发:“我是中央候补委员,召开四中全会,为什么不通知我?”徐兰芝是支持罗章龙观点的人,是米夫故意不通知他来开会的,一番质问,使向忠发张口结舌。这时,余飞也起身大声说:“这个会要改期,今天的会可作为紧急会议。”王凤飞也起身发言,支持余飞的意见。王凤飞、余飞都是罗章龙派,这时,罗章龙也起身,质问向忠发,主张立即停止四中全会,改组中共领导。罗章龙是一派首领,有一定号召力。会场上立时乱了,有不少人指责向忠发搞突然袭击,使向忠发不知所措。这时米夫急忙起身大声说:“嚷什么?四中全会是共产国际批准,并要马上召开的!谁反对四中全会召开,就是反对共产国际!”接着,王明、夏曦、博古等都发言支持米夫。于是米夫决定进行表决,支持米夫的人多,会议继续进行。但是余飞、韩连会等又提出四中全会应增加日程,把组织问题、军事工作、妇女青年问题等均列入议题。但余、韩建议,遭到米夫等人的拒绝。余、韩、罗章龙、王凤飞都表示保留召开紧急会议的权利,何孟雄等也支持罗章龙派的意见。
   米夫的高压使会议继续进行。于是,向忠发代表中央向会议提出了主席团名单:向忠发、徐锡根、罗登贤、任弼时、陈郁。经表决通过。接着,向忠发作了《中央政治局报告》,这个报告是米夫操纵而成的,共讲了10个问题,一是共产国际的路线如何来指导中国党;二是中央政治局在立三路线领导之下,造成的结果是什么;三是立三路线怎么形成的,其理论系统是什么;四是立三路线的结果引导到敌视共产国际的态度;五是三中全会对立三路线是不是执行了坚决地转变;六是对共产国际的代表的不尊重;七是三中全会后中央与各地工作是否真正转变……这篇报告说起来只有两点,一是冠冕堂皇地扶王明等亲共产国际者上台,二是把与共产国际意见不同者打下去。向忠发报告一完,与王明意见不和的人立刻听出这报告不对味。张金保第一个发言,她说:“四中全会开的太突然,忠发同志的报告,与许多提法,需要认真的讨论,仅一天的时间,怎么行?如何从立三路线中接受教训,只有亲身参加实践的同志才有真正了解,而我们的会扩大的列席代表,都是念书出身。”她指着王明说:“你们读书写文章行,真枪真刀干革命差远啦!”张金保发言后,王明立即起身说:“我的关于立三路线及对立三路线的调和态度的理论与实际的意见书,今天没带来,因时间关系,不多讲了,希望同志们详细看看。”王明提高嗓门说:“立三路线的错误是什么呢?是‘左倾空谈掩盖下的右倾机会主义的消极,这在每个问题上都表现十分明显。”王明说到激动处,还一拍桌子:“他李立三,对于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指导思想不正确,他组织自由大同盟去争取一部分自由资产阶级分子,他李立三不了解中国革命在现在革命阶段中已经存有社会主义成分的内容和意义。”王明话锋一转,又对准瞿秋白:“瞿秋白同志本来是奉共产国际之命解决立三路线问题的,但他采取了调和的态度,曲解了国际决议,说明他思想上与李立三有必然的关系,因此,他犯的错误不是偶然的。”骂了一阵瞿秋白,王明又指桑骂槐地把罗章龙、何孟雄等反对他的人都骂了一番。最后王明大声说:“我们的党要在斗争中发展新干部!要在斗争中敢代旧干部!”四中全会,揭开了当时中共内部残酷斗争的序幕。王明的发言,是共产国际对中共问题批评和指令的翻版,共产国际的代言人。接着王明小宗派内的人,跟着王明、米夫的舌头转,而且让别人插不上嘴。之后周恩来、瞿秋白、向忠发、李维汉、顾作霖等相继发言。
   王稼祥发言对立三路线和瞿秋白的调和主义进行了严厉地批评后,对王明搞小宗派的活动,也进行了批评。他说:“王明同志,我们四人受到了立三的中央处分之后,尽管这个处分是错误的,可在当时的情况下,作为党员个人,思想上可以保留意见,行动上却必须坚决服从。个人服从组织,这是党的组织原则。王明同志,你可不是这样,你拒不服从党的决定,不接受新分配的工作,还不断和一些同志发泄不满,我认为这是党性不纯的表现,应当引起党、特别是你本人的注意。”王稼祥的发言,使王明的脸一红一白,正要发作,见米夫向他使眼色,才没开口。会后,米夫对王明说,在中共之内,像王稼祥这样的理论家不多,以后还要不断用他,应当拉住。王稼祥发言后,罗章龙发言了。他坚决要求解散中央,重新改组中共。米夫看了下表说:“已有18个同志发了言,意见大多谈出,时间很紧,重复的话不要再说,每人限定五分钟。”最后米夫说:“现在宣布会议讨论结束。请同志们原谅,在四中全会之前,远东局与中共中央同致信国际,保证扩大的四中全会安全举行,但白色恐怖不允许我们开会时间过长,今晚10时半必须结束会议,这是我们的责任,廖山同志来迟,要求发言,但我们不能因此动摇了我们会议的时间,动摇了对国际的保证,另约时间再与他会谈。结论只说三个问题,一是李立三主义,二是调和主义,三是四中全会和党以后应该如何去工作。”米夫停了下继续说:“为什么中央的一切同志都无条件的服从立三主义?全总在取消工会时,没有反抗?C.Y.在取消青年团时,也没有反抗,主要是同志们被立三路线的‘左’倾的词句抓住了,如秋白、周恩来也是如此,被‘左’倾的词句抓住,结果使立三路线来与国际路线反抗。在六七月间,我们如果如立三路线一样的认为当时已经是全国直接革命的形势,的确将使党受到损失更为厉害。如果我们清楚的认识立三路线是退却的,是与真正进攻的路线不相容的,即不会发生调和主义。调和主义的发生,根本没有认识立三路线的根本性,同志们只以为他是夸大的,只说他是热血的革命家,这样估量是不对的,他的路线,与真正的革命的路线是不相容的,是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对于暴动的前提也是不相容的,立三路线使党、青年团的组织及群众的组织,受到了大大的损害。我们要明显的认识国际批评他,并不是因为他是一个热血的革命家。而是因为他是一个盲动主义的英雄……”接着,米夫把王明吹捧了一番。
   米夫讲完话后,便选举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米夫早把名单拟好。他打算宣布了事。名单是:王明、沈泽民、夏曦、韩连会、王尽仁、沈先定、黄苏、徐畏三、曾炳春九人为新的中央委员候选人;王明、陈郁、卢福坦、王克金、刘少奇五人为新的政治局侯选人。三中全会时补选的中央委员罗迈、贺昌退出;李立三、瞿秋白、罗迈退出政治局。米夫叫周恩来宣布名单。周恩来宣布后,米夫解释说这份名单是共产国际远东局及中央政治局共同提议的名单。名单一公布,会场就乱了,罗章龙、余飞、史文彬等坚决反对。罗章龙说:“政治局几乎百分之百的都是立三路线执行者,应当彻底改选!”罗派的骨干韩连会还提出了另一份政治局候选人名单:罗章龙、何孟雄、徐锡根、顾顺章、王克全、韩连会、唐宏经、徐炳根、许畏三、蒋云等。史文彬也提出了一份名单:刘成章、吴雨铭、李振瀛、袁乃祥、孟宪章等。何孟雄对米夫所提的名单进行了抨击。尤其对王明,批评更为剧烈,他要王明在会上说清他被捕与暴露机关一事。几方争执不下,会场秩序更乱。米夫当即宣布表决。罗章龙立即质问:“哪些人有表决权?”米夫说:“所有参会人员都有表决权。”罗章龙听了,生气地说:“这不符合党的纪律。”说完,要拂袖退场,后经人拉往才罢了。米夫见状说:“章龙同志,应当安静的解决问题,捣乱会场是不许可的。”罗章龙怒气还未退,袁乃祥却气得拍案咆哮,被米夫勒令退出。在米夫的压迫下,四中全会终于还是通过了远东局和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的补选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政治局的名单。政治局的委员是:向忠发、项英、周恩来、张国焘、徐锡根、卢福坦、王明、陈郁、任弼时;候补政治局委员七人:罗登贤、关向应、温裕成、毛泽东、顾顺章、刘少奇、王克全。在表决中,有人提出周恩来应退出政治局。因争执不下,对周进行了单独表决,结果多数人不同意周退出,于是,周恩来继续留在政治局内。米夫终于借国际之威,使原本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王明,进入了中共领导核心,不久,他又成了政治局常委。罗章龙、何孟雄等公布了“报告大纲”后。米夫为平众怒,立即召集了何孟雄、罗章龙等“反四中全会代表团”成员开会。他在会上吹王明如何如何好,在党内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水平最高,要何、罗等人尊重王明,支持四中全会。但何、罗仍固执己见。米夫大怒道:“此之后,谁反对四中全会,谁反对王明同志,就是反对国际代表,反对共产国际,就应受处分,以至开除党籍。”会议不欢而散,米夫为使王明稳坐高位,立即向共产国际报告四中全会的情况,以取得共产国际的支持。共产国际很快复电,表示支持,于是,米夫与王明都十分神气了。1月10日,政治局会议决定,向忠发、周恩来、张国焘三人为中央常委。
    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米夫凭借手中的权力,将年仅27岁的王明扶上中共领导层的高位,向忠发虽是总书记,因其文化低,不过是个摆设。加上在四中全会上,瞿秋白等都被罢官,而他却被留下,于是对米夫感激涕零,对米夫和王明更是言听计从。但是,从四中全会开始,反对米夫、王明与王明小宗派的浪头接踵而来。六届四中全会闭会不久,海总党团就发表了反四中全会的决议案。接着,全总党团、上海职工党团、上海沪中区委等相继发表反四中全会决议案及声明。反对四中全会最激烈的是罗章龙、何孟雄。四中全会闭会的第二天即13日,罗章龙、何孟雄,徐锡根、王克全、徐畏三、王凤飞、史文彬、徐兰芝、邱泮林等参加四中全会的13名代表,召开了“反对四中全会代表团会议”。发出了《反四中全会代表团告同志书》,并通过了罗章龙主持起草的《力争紧急会议反对四中全会的报告大纲》。
    在罗章龙组织召开的反对四中全会代表团会议上,还推选罗章龙、徐锡根、王克全、王凤飞等五人组成了监时中央干事会,即“中央非常委会”,也即是后来人们通称的“第二中央”。

   罗章龙在中共“三大”上被选为中央委员,后任中央秘书及宣传部长。中共“四大”为候补委员,“五大”为中央委员,“六大”又任候补委员,负责中央工委及全总党团活动。罗早年曾用“文虎”笔名写文章。北大时学名是“罗璈阶”。在长沙一师就读时,曾用“纵宇一郎”名和毛泽东通信。1920年先后用“无我”笔名,1928、1929年常用“沧海”笔名,在中共内化名“柏格森”、“晕云”。在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五次大会时,用化名“彼得罗夫”。他最常用的笔名是“章龙”,故人皆称他“罗章龙”。

   罗章龙等开完反对四中全会的代表会议后,将他主持起草的“报告大纲”印成小册子通过所掌握的全国总工会系统发到全国各省总工会所辖之地。当时王克全正拟成立第二江苏省委,因此这小册子发的更广泛,连在国民党军队内的地下支部都发到了。同时,罗章龙还派张莫陶、韩连会、王仲一等到顺直,唐宏经到满洲,李震瀛到香港等地开展工作。王克全、徐畏三等带人强占江苏省委机关,未果,宣布成立第二江苏省委。罗所派出的人,四处串联,加紧分裂中共。周恩来奉王明把持的中央之命,找到罗章龙、王克全,与他们谈话,要他们立即停止反对四中全会和分裂活动。罗章龙哼了一声说:“王明没罢你的官,你就作说客,来和稀泥了。”说罢,手一挥。怒道:“我不和你谈。”这时,王克全也满脸怒容,大骂周恩来,没有党性,没有原则,是两面派。周恩来对二人说:“你们何去何从,五天之内向中央表明态度。”说罢,转身而去。
    周恩来把罗、王的态度向米夫、王明做了汇报。米、王大怒。五天后,罗、王对中共中央不予理睬。1月27日,在何孟雄等被捕10天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了《关于开除罗章龙中央委员及党籍的决议》。中共中央在开除罗章龙的中央委员和党籍的同时,还作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开除王克全同志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王凤飞同志中央委员等问题决议案》。几天后,又将王克全、王凤飞、史文彬、唐宏经、韩连会、沈先定等开除党籍。中央各省、市、各区委也纷纷开除李震瀛、吴雨铭、钱静安、鲁铁成等罗章龙派党籍。2月13日,上海沪中区委决定,将蔡博真、彭泽湘、王福环、徐松明、小刘、王伯堂、周舫、丘队影、刘建、交通员小张等11人开除党籍。在王明、米夫的打击下,罗派成员纷纷发表声明,宣布退出罗的“中央非常委员会”。罗章龙被撤销了中共党内的职务后,由女工出身的中共党员张金保接任了“中央非常委员会”的主席职务,张金保即召开会议,通过了《非常委员会致中共中央信》。中共非常委员会经2月13日全体会议决定宣布解散。特此通知,希望即派人前来接受。同时,张金保还以“非常委员会主席”名义,致信中共中央,表示悔过。
    然而王明决心将罗派人物置于死地,他不允许罗派人物悔过自新,将张金保也开除党籍。并说张金保的“悔过声明”,是向党发起的新进攻。

  2月22日,米夫、王明正式以中共中央名义,致电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报告了四中会的经过。报告有两个部分,讲了12个问题。第一部分把王明夸了个天花乱坠,说王明是伟大的天才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同李立三作斗争的首屈一指的英雄。是中共的希望。第二部分,报告了中央政治局一个半月中“关于实际工作的布置”,也就是斗垮了瞿秋白、何孟雄、罗章龙等反对派,取得了斗争的“伟大胜利”。3月25日,共产国际执委会召开了第十一次全会,执委会主席曼努伊尔斯基在总结中说:在中国,革命危机加深的实际表现是,在拥有数千万人口的土地上建立了苏维埃和红军。这是当前中国革命高涨的决定因素,它使中国站到整个殖民地世界的民族革命运动的前列。……依靠动员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人民的极其广泛的新阶层,在深入和扩大革命高涨方面取得了成就,这对落后国家的工人运动,正在起着并且将继续起着越来越大的革命化影响。8月26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再次发表决议,对四中全会全盘肯定: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满意地指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四次扩大全会,在两条路线的斗争中,击退了右倾分裂和取消派的进攻(因为这些企图利用一部分工人干部对李立三的错误和对其他错误的调和态度的不满情绪,来达到反党的目的),同时沉重地打击了李立三同志的半托洛茨基观点以及其观点的和态度。四中全会在党的进一步布尔什维克化的事业中前进了一大步,修正了政治路线,更新了党的领导,从而使党的全部工作开始有了转折,这有利于实际而彻底解决党所面临的那些刻不容缓的任务。党在四中全会斯间和四中全会以后立即采取一些组织措施(改造政治局、开除罗章龙及其两名同伙出党,因为他们出版反党小册子并进行分裂活动),以期保证贯彻党的路线和团结党的队伍,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认为。这些措施是必要的。

  数十年后,罗章龙在谈到关于分裂中共及组织“中央非常委员会”事宜时说:“因为我们都是受过分、被开除党籍的人,当革命工作停顿,大家很着急,为了把工作进行下去,才成立了临时中央非常委员会”。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留言本   

Copyright© 2006-2009 www.chinafp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70388号] 中国理财网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安外大街191号宝景大厦西配楼203室    邮编:100011   

电话:010-6440 1212   传真:010-6440 1262    邮箱:chiefeditor@chinafpn.com